12月25日讯:
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分集介绍:第二十一集剧情  水凤冒险找到龙哥,说贾翠兰瞒着他没离婚的事,现在她男人到处举报,不要坏了龙哥的名声和大事,龙哥知道后很生气,打了贾翠兰。水凤要去深圳找邓京生,英子阻拦,说已经给水凤安排好到宋氏绣业上班,水凤指责英子自私,不愿自己去深圳,生怕邓京生跟自己好。又埋怨英子当初答应撮和她和邓京生,但英子没有这样做。两人不欢而散。福禄知道此事后,也说英子有私心,不愿水凤跟邓京生好。英子只好同意水凤去深圳,并主动提出帮她带桃桃。来富终于离成了婚,给英子打电话报喜,想请水凤吃饭感谢,才知水凤已去了深圳。  邓京生把水凤安排到样板房里住,水凤才知道在深圳就是这样艰苦创业的。贾翠9度网剧情兰向龙哥哭诉,说龙哥不理她了。龙哥说他们缘分尽了,要和贾翠兰只做普通朋友。贾翠兰恨死了水凤。龙哥还催问为什么没有收购到宋氏绣业?贾翠兰不敢说自己不愿主动找英子,只推说还在谈。龙哥说其他一百家都抵不上宋氏这一家。签下奥维兰先生这批大订单,英子率领公司加班,并制定出很合理的加班计划,得到全公司员工的支持和配合。小雄要高考了,英子鼓励开导他,小雄终于考上大学,成为家中第一个大学生。英子想起自己早年为了这个家,放弃上大学,十分感慨。  深圳的别墅卖不出去,聪明的邓京生发现销售思路有问题。他想出好办法,进行分割出卖,结果在房地产低迷的情况下,居然还大获成功,几十套别墅都卖了出去,只剩下几套。林小天为感谢邓京生,把这几栋送给邓京生。邓京生知道水凤生活不容易,转手送给水凤一栋。水凤高兴,想把自己给邓京生作为报答,但遭到邓京生断然拒绝,说她再要这样,他们连朋友都不再是了。英子和福禄商量过年把詹母接过来,福禄担心母亲跟英子处不好,英子说她有心理准备。已回北京的林小天得到内部消息,小平同志的南巡可能导致中央对房地产将有大动作,让邓京生把那几栋别墅先别卖。英子和福禄带着小雄和孩子们终于回到乐坑,一大家人其乐融融……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分集介绍:第二十二集剧情  英子、福禄带着孩子们去看詹母,詹母一个人过得很凄凉、很邋遢。英子和福禄把她接到省城里居住。一进家门,詹母就病倒,英子把她送进医院,才发现她得了很严重的糖尿病。英子对她百依百顺,但她还是满不高兴。詹母溺爱娇惯孙子童童,和英子的教育方式相抵触。水凤的别墅出手后,赚了大钱,回了省城,在豪华酒店包了长包房,请来富吃高档餐,请他到房间参观,两人发生了关系。因为水凤此时有了很多钱,却彻底失去邓京生,她有些报复性地恨上邓京生。来富想和水凤结婚,水凤不愿意,一脚把他踢下床。龙哥没回省城过年,但让手下人给贾翠兰捎来消息,要让她赶紧和宋氏绣业谈收购的事,尤其需要她们的这批出口中东的绣品。贾翠兰一向瞧不起英子,不愿和她平起平坐谈生意,便想办法搞破坏。让人冒充送盒饭的,进到宋氏绣业偷看绣品。贾翠兰找奥维兰告密,说周英子把这批出口绣品搞得乱七八糟。奥维兰赶到宋氏绣业,察看全部的货,宣布统统不合格。原来因为赶进度,绣品上有不少线头和粉痕瑕疵。在英子的再三争取下,奥维兰同意给她们三天时间返工。这对于宋氏绣业的几十号员工来说,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如果完不成,宋氏绣业就得关门。贾翠兰得意地登门,提出可以帮英子提供两百个旗下绣业的员工,以解燃眉之急,但条件是收购这批出口货。英子当即拒绝,说这批货花了她太多的心血,她绝不出让。英子终于想出巧妙办法,在三天内圆满完成了返工。这令贾翠兰十分惊讶也十分恼火,她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……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分集介绍:第二十三集剧情  贾翠兰找人又去刺探宋氏绣业是如何解决难题的,被英子识破,提高了警惕。英子给员工发奖金,使公司更有凝聚力了。邓京生从乐坑考察回来,发现光给穷人发钱或许害了他们,因为最可怕的不是贫穷,而是懒惰。他决定弃商从政,回北京考公务员,要从政治体制入手,改变人们的观念,真正过上好日子。他和英子谈了他的决定后,英子很支持他。但是又引起福禄误会。龙哥到处找水凤,想请她做自己的助手,但水凤婉言谢绝,但是答应和龙哥拜了把子,成了龙哥的干妹子。英子一家在庙会上逛时,水凤因为一个不认识的女子蹭脏自己的名贵大衣而争吵起来,被贾翠兰发现。  这名女子叫李俏,也是贾翠兰的手下。贾翠兰说现在收拾不了周英子,先收拾水凤这个贱人也行,反正她们是姑嫂,是一家人。贾翠兰的手下红英找人进酒店水凤的房间打她,被水凤躲过。英子给奥维兰先生的绣品在中东大卖,奥维兰要给她追加十吨订单,但是英子反倒犹豫。因为现在因为她越来越忙,照顾不好家庭,和福禄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。她找不到人说,便请教邓京生。邓京生鼓励她做大,只有大企业才有抹杀风险的能力,宋氏绣业从他表姑手上诞生,又在英子手上起死回生,非常不容易。但英子要学会转型,不要事必躬亲,要学会做一个管理者。  英子很受启发。贾翠兰让红英设了个局,转让问题美容院给水凤,被英子无意发现,提醒水凤,避免上当。但水凤受不了被人蒙骗和欺侮的这口气,主动找龙哥收拾贾翠兰。事后,水凤很得意,但英子提醒她此事至此为止,不要再惹贾翠兰了,水凤不以为然。来富找福禄喝酒,水凤要哥哥不要跟来富提她,因为她认为来富对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……福禄问来富他和水凤怎么了?来富告诉福禄,他受了水凤的刺激,知道男人必须要有钱,否则谁也瞧不起你,所以他决定去挣钱。他现在从信用社下岗了,正好有时间赚钱了。福禄听了他的话也受了刺激,回家趁着酒劲强行要和英子同床,被英子拒绝,两人争执起来,但福禄得逞了……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分集介绍:第二十四集剧情第二天一早英子被詹母挖苦抱窝的母鸡大呼小叫,她觉得脸上很难堪。福禄跟她道歉,但是英子为自己辩解,两人各自站在自己的角度争辩,不欢而散。贾翠兰因为两次捉弄水凤不成,决定先避开被龙哥罩住的水凤,而去整周英子。她找来李俏商量,想出一计。宋氏绣业又为沙特赶制了一批高档面纱,如果成功,将会向高端转型,但在此关键时刻詹母又摔伤住院了,水凤忙着自己出去玩,让英子一个人在医院守詹母,英子无法分身,只好让公司助理春燕守好公司。春燕给哥哥开后门,让哥哥进公司看仓库。晚上,仓库起火了,春燕报警,却被人打昏在地。英子赶到时,仓库里这批高档面纱已经全部烧毁。  警察查出是春燕哥哥放的火,因为他欠了龙腾公司的歪嘴一大笔赌债,是歪嘴让他放火,抵消赌债。宋氏绣业这次损失一千多万,没有办法偿还货款和银行贷款,只得申请倒闭。英子心情很难过,哭着和员工们告别,处理善后之事。这时邓京生突然出现了,他把英子带到省城轻工业局的会议上。原来他被北京部里调到这里当局长。他对轻工系统的干部们说,宋氏绣业从手工作坊成长为全省乃至全国的知名品牌,没有让国家投一分钱,却给国家创造了几千万的效益,现在如果因为天灾人祸就倒闭了,岂不是让私营企业们寒心?让轻工业局的干部们情以何堪?在邓京生的帮助下,银行答应重新给宋氏贷款,政府也免其三年的税收,一下子让宋氏又活了。英子非常感动,福禄却说邓京生阴魂不散。  暗中勾结官员做违禁生意的龙哥得知邓京生的空降,使他们一直投靠的温副局长不能扶正,很是恼火,见邓京生又帮助宋氏绣业盘活更是大伤脑筋,责怪贾翠兰如果早收购宋氏绣业,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了。贾翠兰更是把气撒在英子头上。英子因为工作,和邓京生走得更近了。英子到邓京生宿舍汇报工作,很自然地帮他洗衣服,劝他结束单身生活。两人又回到好朋友的状态。邓京生听了英子的报告后,建议她还是要打开思路,扩大再生产,资金上他会帮她想办法。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分集介绍:第二十五集剧情  英子照着邓京生的建议,重做了沙特那批高档面纱。詹母要福禄看好英子,她的心太野了,水凤则让福禄拿出一家之主的威风。福禄向来富诉苦,说在县城时他挣钱多过英子,那时日子过得舒服,现在英子比他钱挣得多,他没地位了。来富拉他去集资,福禄说他只会开车。春燕因为她哥纵火的事而负罪辞职,被英子制止,劝她不要自责,要她留在公司。贾翠兰埋怨李俏不该动龙哥的人,致使歪嘴暴露,影响了她和龙哥,但她更忿恨周英子命大,公司都烧成灰了还能活。英子向邓京生报喜,高档面纱在沙特大获成功,邓京生鼓励他。福禄来看邓京生,问他为何要帮英子。  邓京生说如果他不帮,英子还会找其他机会,而且他就是要塑造英子这样的勤劳典型,为企业做个榜样。英子接詹母出院,詹母其实心中明白这个儿媳妇好,但面上不愿说。回到家,詹母无意中喊英子儿媳妇,英子很高兴,认为詹母认了她。英子获得轻工系统奖励,在颁奖大会上与邓京生握手的照片被登上报上新闻,福禄看了很不高兴,回家后与英子争执,英子说福禄心眼小,福禄说哪个男人遇到这事心眼都大不起来。水凤买了酒菜去邓京生宿舍找他喝酒。水凤装醉留宿在邓京生宿舍,还故意让机关的人误认为她是邓京生的女朋友。被邓京生大骂一顿后,水凤说邓京生是不识好人心,自己是为了帮他和英子消除绯闻影响才这么做的,邓京生听了将信将疑。徐秘书告诉邓京生他开除贪污受贿的于厂长的事,得到厅长肯定。他问邓京生需不需要消除传言,邓京生说自己光明磊落,不需要越抹越黑。在企业家联谊会上,贾翠兰主动接近邓京生,要请他跳舞,邓京生婉言拒绝了。省轻工业厅厅长很欣赏英子,还要英子在公司的姑娘们中,给邓京生介绍女朋友,邓京生和英子听此话都很尴尬。来富请福禄和水凤吃饭,怂恿他们参加集资,福禄听得无味,水凤倒很感兴趣。邓京生请英子跳舞,贾翠兰看到十分生气,出来告诉龙哥,邓京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让不熟悉的女人接近的人。龙哥提醒她,是人总有弱点。联谊会结束后,邓京生和英子走出酒店,被福禄看见,误认两人在酒店约会开房,英子和福禄大吵一架,福禄说英子不管家,英子认为福禄不愿她有事业,两人都很委屈,不欢而散。福禄在路边不小心撞倒李俏,把她送到医院治伤……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分集介绍:第二十六集剧情  警察来找邓京生,说查出龙腾公司的进口绣花机夹带走私品,怀疑龙腾公司利用收购绣业小公司为名义,暗中走私,要邓京生提醒宋氏绣业加强防范。福禄接到李俏电话,以为她伤重了,赶去找她,没想到李俏说自己哄他的,要他请自己吃饭。老实的福禄答应了,这时英子打电话来要和福禄吃饭道歉,福禄撒谎推托了。李俏怂恿福禄开货运公司,不要为了老婆牺牲自己的事业,并表示自己愿意帮他,福禄感到很暖心。两人有说有笑的场景被散步的邓京生无意中看到。警察来找龙哥质询,龙哥否认走私,说可能龙腾被人利用,又说歪嘴已辞职,不知去向。  厅长找邓京生谈话,肯定他工作成绩,同时提醒邓京生在作风上不要遭人诟病。福禄回家,英子主动向他道歉并想和他燕好,但被福禄拒绝。福禄提出开货运公司的事,又被英子拒绝。在李俏的一再怂恿下,福禄回家找英子要五十万元,作为注册资金开货运公司,英子不肯。福禄又找来富借钱,来富想从集资款里以高利息给福禄,福禄答应。英子向邓京生请教福禄开货运公司的事,邓京生怀疑福禄受人鼓动,告诉英子他曾看到福禄与陌生年轻女人一起吃饭的事。英子用巧妙的方法,引出福禄背后帮他出主意的女人,并再次拒绝福禄开公司,夫妻两人大吵一架,不欢而散。福禄无奈,趁着英子熟睡,偷走了家中的存折。福禄的货运公司开张了,李俏成了他的主任、会计兼出纳。  福禄信任李俏,把所有的事都交给她办,甚至连看不都不看就在票据上签字。没几天,公司就亏损了。福禄要把账本拿回去给英子看,李俏不让。李俏把福禄约到酒店房间,谎称自己过生日,在酒中下了药,和福禄发生了关系。英子在家发现福禄已把存折偷走,又急又气,一晚上都睡不着觉,打福禄电话却关机。第二天早上,英子没有上班,在家等到了一脸愧疚的福禄。她找福禄要存折,发现福禄已取走五十万元。两人为此争执起来……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分集介绍:第二十七集剧情  英子冷静下来,认为既然公司都开了,她有责任去看看。她独自来到福禄公司,李俏居然一口一个“福禄”亲热地叫着,而且对英子很不客气。英子质问李俏,李俏居然说出她已经和福禄睡了这种话,气得英子打了她一个耳光。福禄护着李俏,回打了英子耳光。英子伤心地捂脸夺门而出,福禄要追出去,被李俏喊住。李俏要福禄离婚,福禄傻了。英子伤心地驾车回乐坑,告诉父母自己要离婚。这时邓京生正好打电话到宋氏绣业,听春燕说英子班也不上回乐坑了,不知出了事,紧随着也赶到乐坑。周满柱怀疑英子要离婚是因为邓京生,英子连忙解释说不是。邓京生劝英子不要离婚,福禄也是男人,也有尊严,英子平时太强势,不尊重他。英子决定不离婚了,回去和福禄好好谈。周婶见邓京生一直对英子这么好,什么都不图,很后悔,当初不该拦着英子和邓京生好。来富到贾翠兰办公室,找她要集资返利的钱,贾翠兰没钱给他,给了他两个移民的指标。原来,来富一直在做的集资是贾翠兰找的,而这个集资的后台就是龙哥做的,但是对外只说了一个子虚乌有的公司。贾翠兰只得去找龙哥要钱,但龙哥搪塞她,贾翠兰很失望。英子到货运公司找福禄,才知道货运公司成立后,司机不好好运货,李俏也态度不好,得罪了古玩城的孟老板。英子想跟李俏好好谈谈,劝她放弃福禄,不要当第三者,却被伶牙利齿的李俏骂回去。这时宋氏绣业也出了点事,急着要出口的一单绣品没有排到船期,英子只好主动去找贾翠兰商量帮忙。贾翠兰告诉龙哥此事,一直盼着有出口货物以便掩护走私的龙哥很是欢心,对贾翠兰也有了笑脸,贾翠兰很高兴。福禄告诉母亲自己要离婚的事,詹母同意,孩子们就跟詹母闹起来。  英子跟福禄沟通,不希望离婚,但是福禄还是希望离。福禄表示愿意净身出户,坚决要离婚,这令英子很痛苦,她连夜跑出去,打电话给邓京生哭诉。邓京生赶来安慰开导她,结果被一个黑衣人偷拍了。李俏催着福禄赶快离婚,因为她都怀孕了,福禄很为难。李俏拿出偷拍的邓京生和英子的照片,要他拿给英子看,如果英子看见一定会离婚的。福禄却把照片撕了,说够对不起英子了,不能再拿这照片伤她。李俏与英子见面,把照片给她看,威胁说如果不离婚,她就把这照片传遍全城,会让邓京生这个局长大伤颜面。英子还是不同意离婚。李俏又敲诈二十万元,因为自己已怀了福禄的孩子。英子不愿李俏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,只好答应和福禄离婚。英子和福禄刚办完离婚手续,福禄就接到电话,公司被几个司机弄垮了,要赔一大笔钱……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全集大结局:第二十八集剧情  英子陪福禄随同法院工作人员去货运公司清算,发现公司的进账被李俏挪走。英子质问李俏,李俏却说自己没有怀孕。福禄气坏了,打了李俏,说她是骗子。福禄很伤心,也恨自己傻,英子拿出自己的钱来给福禄,让他去交罚款和赔款等善后,要振作起来。李俏把从福禄公司挪来的钱给了贾翠兰,贾翠兰很高兴,李俏却说贾翠兰的账消了,现在转成她的了,她没有打败周英子,她要跟英子没完。泰国警方要把唆使春燕哥哥纵火烧宋氏仓库的歪嘴引渡回国,龙哥暗中找轻工业局的温副局长打听时间地点和行程,作为交换,龙哥答应找机会扳倒正局长邓京生。李俏主动对龙哥投怀送抱,要他给古玩城的孟老板打招呼,收拾福禄。因为货运公司的司机损坏了孟老板的一车古董,孟老板不仅要福禄赔钱,还要告他让他坐牢。  詹母怪英子,福禄说这是自己的错,小雄听说福禄外面有人了,跟英子离婚,护着他二姐,和福禄打起来,一家乱成一团,詹母摔了。英子找邓京生帮孟老板解决了古玩城碰到的难事,免除了福禄的赔偿,福禄对英子十分感激。詹母因为盆骨骨折和并发症又住进了医院,但她对英子还是生气。龙哥暗中安排心腹彪子枪杀了引渡回国的歪嘴,并进行潜逃,但彪子在火车上被警方抓获,他拒不招认。李俏见孟老板没有买龙哥的账,又给龙哥出主意,把她让人给英子和邓京生的偷拍照放在日报里,送遍全城。轻工局里的同事在邓京生的背后指指戳戳,厅长也批评邓京生太不注意影响,而被邓京生处理过的于厂长等人,借此翻案,想搞臭邓京生。邓京生义正辞严地当众说,他和周英子是清白的,他生活中没有偷鸡摸狗的勾当,工作中也不会徇私枉法。宋氏绣业此时也出了大事,由龙腾公司代运的绣品在香港被查出夹带毒品,被警方扣住,宋氏的账户也冻结。英子本想借龙腾公司的船期解决公司运作的困难,没想到出了这样更大的难事。她急得要给邓京生打电话,却无意中看到夹在报纸里的偷拍照,她反应过来,知道被李俏骗了,她给了李俏二十万,却没有消灾,还给邓京生添乱,她悔恨交加,急火攻心,突然晕倒了。大家把她送进医院,医生为她做了所有检查,却发现她并没有任何病,只是不知为何不苏醒。这种情形叫长时昏迷者,只有百分之三四十的苏醒率。大家都鼓励安慰英子,但她都没有醒。福禄去求母亲去看英子……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全集大结局:第二十九集剧情  詹母以她自己的方式跟英子说话,但英子还是没有醒。周满柱一家老小都从乐坑赶来看英子,但英子还是不醒。水凤和来富因为一起参与集资,也好上了,此时见集资返利给得越来越不爽快,想退出集资。周婶向邓京生道歉,当年把邓京生调到采石场是她找蒋书记办的,是她截了邓京生给英子的信,她很后悔不该阻拦他们好。邓京生换福禄在病房守英子,他的秘书来告诉他,厅长要他回北京述职,下午必须走。邓京生不愿离开英子,秘书说可以到北京的大医院为英子咨询病情,此话打动了他,他与英子告别。他告诉福禄这次他不会再让了,如果英子醒来,他会和福禄公平竞争,福禄听了很伤心。  福禄对昏迷的英子说了许多心里话,他发现离不开她。邓京生回到北京,专家告诉他英子得的这种病叫心理假死,是她不愿醒来,不愿回到现实中来。国外有一种最新的催醒药,也许能治,但是要二十多万。邓京生告诉福禄这消息,不让福禄出钱,他来想办法。但福禄不愿依靠邓京生,他开始自己想办法。他找水凤借钱,可水凤因为集资的事,利钱拿不到,本金也抽不出来。詹母有钱,但不愿给英子,怕治不了病打水漂。福禄到英子公司借钱,春燕说因为绣品涉嫌夹带毒品的事,公司账户被冻结,拿不出钱来。而家中英子给孩子们攒的学费,因为福禄不知道密码,也取不出来。福禄只好不断地跑长途,想多挣些钱。而邓京生此时也在北京四处借钱,他很想快点回来,但是部里不让他走。  福禄因为连续不断地跑长途,疲劳驾驶,出了车祸,车翻到山下,脊椎摔断了,再也不能站起来,神经受到损坏,也不能说话了。詹母得知后伤心得大哭,一个人拄着拐杖到英子的病房,骂她是扫把星,躺在床上还要害人,不把福禄害死她不咽气。说着她拿起拐杖打她。水凤赶来阻止她,看守英子的小雄却发现英子醒过来了。英子来到福禄病床前看他,她流着泪要福禄要挺住,她不会离开他的。福禄又高兴又感动,流下了热泪。邓京生从北京请来的专家诊断福禄病情后告诉英子,福禄的手术没有做的价值,因为他的寿命只有几天,英子听了很伤心……电视剧油菜花香/我们家的绣花姐全集大结局:第三十集 油菜花香大结局  但英子还是强装笑颜告诉福禄,自己现在才明白,一家人在一起,才是幸福;知足才是幸福。孩子们都来看望福禄,看着争气懂事的孩子们,福禄眼角流下了不舍的泪。邓京生从北京回来赶到医院时,福禄已在弥留之际。他拼着最后一丝力气,把英子和邓京生的手往一块拉,并用眼神托孤,邓京生明白了他的意思,答应他会一辈子照顾英子和孩子们。福禄听完这话,放心地闭上了眼睛。英子把福禄送回乐坑安葬,但是愧疚让她一蹶不振。邓京生开导她要振作起来,不要自责,福禄在天上看着她呢。英子向悲伤的詹母道歉,说她当初不该让福禄倒插门,伤了詹母的心,也伤了詹家的门面,她会像对亲妈一样对她。詹母伤心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来富告诉水凤实情,找他集资的是贾翠兰。水凤和来富怀疑集资的公司就是龙腾公司,这是一家很危险的公司,他们决定退出,移民国外。警方让邓京生故意把查出龙腾公司运毒的证据透露给温副局长,诱使龙哥去彪子家找证据,打伤了彪子父亲。警方的攻心战取得胜利,彪子不愿再为忘恩负义心狠手辣的龙哥卖命,他向警方全部招供,温副局长被双规了。得此消息后,贾翠兰急忙来李俏公寓找龙哥报信,没想到龙哥已经知情,正让李俏收拾东西,准备逃走。李俏傲慢地说龙哥只带她走,此话激怒了贾翠兰。  她拿起电话报警,准备同归于尽。李俏情急之下,举起花瓶砸死了贾翠兰。警方接到报警,赶来将龙哥和李俏收网,水凤和来富也被警察逮捕。詹母得知女儿因非法集资入狱,急火攻心,晕倒过去,命在旦夕。英子让小雄开车,把詹母带回乐坑,去看英子出资重修的祠堂。詹母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刻进族谱的石碑,是英子帮自己实现了最大的心愿,她感动地说如果来世有缘,还做婆媳,之后就含笑而逝了。邓京生来到福禄的坟前,告诉福禄自己要去向英子求婚了。与此同时,一直打心眼里愿意英子和邓京生能走到一起的周满柱夫妇,却商量好不能答应英子改嫁邓京生,即使邓京生愿意也不行,他们不能害了邓京生。  因为英子已是三个孩子的妈妈,四十多岁人了,邓京生还没结过婚,他的父母还想抱孙子呢。都是做父母的,不能只顾自己。老两口希望英子也懂得这一点。阳光照着金黄的油菜花地,英子站在地里,微笑着看着邓京生穿过地里,向她跑来,就像当初他刚插队时,也是这样兴奋地笑着跑过来。虽然经历了那么多风雨岁月,然而当他们重逢在油菜花地时,一切像又回到了美好纯真的从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