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月25日讯:
韩剧总理和我/总理在恋爱/总理恋爱中剧情介绍:第1集剧情 权律与南多贞传出绯闻  韩国最年轻的总理权律设宴款待各界来宾,记者们赶到宴席现场,待权律拉着南多贞的手纷纷争抢拍照,在众人的注视之下,南多贞笑容满面跟着权律站到宴席台上,两人相视而笑满是幸福之意。权律冲着南多贞笑了一会儿忽然拉长了面孔,南多贞也像是看仇人一样充满敌意看着权律,两人渐渐幻想出了一幕打斗场景,相互间身手了得难分高低。时间回到二个月前,权律当时还没当选总理,一名政要人员秘密与权律商议票选总理的事情,权律认真倾听的时候,完全不知道南多贞悄悄在户外偷拍其它人。南多贞是一名记者,平时喜欢拍摄一些名人的花边新闻,她根本不知道未来的总理就在不远处秘密商讨要事。  权律与政要人员谈完要事走出房间,由于夜色寂静,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快门响动的声音,听着快门响动的声音权律产生了警疑,立即快步向声音起处走去。南多贞根本不知道权律正在找她,她正站在一处屋角旁边偷拍一对男女亲吻,拍了几张照片之后,权律忽然出现在了镜头中,南多贞吓了一大跳,放下相机一看,镜头处只有之前的男女在新热。不等南多贞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权律忽然来到屋角处,充满敌意看着南多贞,质问南多贞拍照的行为,南多贞生怕亲热的男女听到旁边有人说话,赶紧来到权律身边示意权律禁声。  权律一把夺过南多贞手中的相机,看到自己的相片立即删除,南多贞一时急了想夺回来,权律却提出删除完自己的相片再还相机,删完相片之后,权律认为南多贞是一名专拍花边新闻的记者,南多贞不想再跟权律纠缠,夺回相机继续站到屋角处偷拍。待镜头对准年轻男女,南多贞发现两人恶狠狠冲着镜头看过来,立时间南多贞吓得好生不轻,赶紧离开屋角落荒而逃。南多贞回到报社工作从同事口中得知权律是未来的总理,事后她带着相机来到权律出现的地方打算采访权律,权律不接受任何人的采访,与慧珠坐车向办公地点赶去,南多贞心有不甘一路跟随,权律发现有人跟随立即让司机停车。南多贞见被权律发现,只得厚起脸皮称自己是想采访权律,让她意料不到的是,权律改变主意让她上车采访。  上车之后南多贞开始采访权律,由于职业习性尽提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,权律本来就不是真心让南多贞采访,待汽车开到警官门外,他强行拉着南多贞下车,把南多贞拉到警局里面,当着一众警察的面称南多贞是跟踪狂,说完话转身离去扔下了南多贞。在慧珠的引荐下,姜仁浩拿着个人简历来到权律的办公室面试,权律看完姜仁活的简历有些不解,询问姜仁活为何多年以来成绩优秀却总是只考得第二名,姜仁活面对权律非常镇静,声称不想夺得第一名,以免经常被人采访骚扰,权律非常赏识姜仁浩,同意让姜仁浩成为随行科长。朴准基一向仇视权律,一次来到权律的办公室提醒权律不要参加总理选举活动,权律不将朴准基的话放在心上,依然做最后的选举准备,由于整天忙于事务,连小儿子万岁失踪了也不知道,直至有人将这件事情告诉他。万岁流落街头被雨哲收容,雨哲带着万岁在路边小摊吃宵夜,恰好南多贞来到街边遇到了雨哲,一见雨哲带着一个小孩,她好奇地上前打招呼,雨哲最后将万岁交给南多贞,南多贞带着万岁沿街散步,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一处游乐园玩耍。寻找儿子的权律恰好也来到了游乐园外面,一见儿子跟南多贞在一起,他立即上前质问南多贞的行为,认为南多贞是别有心机有所企图,由于情绪激动,权律抓住南多贞的双臂厉声警告,他丝毫不知道旁边有人在悄悄拍摄相片。  南多贞回到家中上网查阅权律相关的信息,一查之下才知道权律的夫人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失踪。查完相关信息,南多贞开始建立文档构思与权律有关的文章,晚上上床睡觉的时候,她梦到了自己的稿件大受欢迎红遍网强,雨哲找到她夸赞她好好努力工作。权律与南多贞晚上争吵的事情登上各大报纸,外界开始传言权律在玩弄年轻女子,慧珠认为很有可能是朴准基在幕后操控新闻事件,于是劝说权律向外界宣布南多贞是受到朴准基的指使,权律为人正直不想陷害南多贞,一次寻找南多贞的时候遇到了雨哲,雨哲也在寻找南多贞,权律眼疾手快拉着南多贞藏到了一面墙壁后面。总理和我/总理在恋爱/总理恋爱中剧情介绍:第2集剧情 权律当上总理  雨哲打算找南多贞询问绯闻的事情,一个同事做了过来,跟雨哲谈起南多贞受人指使收钱与权律发生绯闻的事情,藏在一边的南多贞听完之后愤怒的看着权律,认为是权律在污蔑她。待雨哲离去,南多贞质问权律为何要污蔑她,权律心知公共场所不是谈话的地方,于是将南多贞带到天台谈话,虽然权律极力解释,南多贞就是不相信她的话。由于权律与南多贞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,姜仁浩决定让南多贞扮演权律的真正爱人,借此封堵大众的传言,权律根本不知道姜仁活的安排,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赫然发现南多贞走了过来。  在众人的注视下,南多贞亲密的看着权律,伸手挽住权律故做亲密,由于正在接受采访,权律虽然心中反感南多贞的行为,但又不便表露出来,只得任凭南多贞依偎在身边。采访活动结束,权律将南多贞带到办公室训斥了一顿,姜仁浩忽然走了进来,透露南多贞出现在采访现场是提前安排好的环节,权律一听姜仁浩擅长安排南多贞来现场扮演爱人,一时之间又气又恼。由于外界传言沸沸扬扬,权律只得同意姜仁浩的办法与南多贞扮成爱人,慧珠私下与南多贞相见,提醒南多贞注重个人仪表,免得太低俗与权律不般配,南多贞见真的要与权律扮演爱人,赶紧向慧珠询问权律的手机号码,权律正在办公室工作,南多贞抢过慧珠拔通的号码与权律通话,随后迅速挂断了电话。  雨哲得知南多贞与权律成为了爱人,心中依然不太相信,趁着南多贞来报社上班,他坐在办公椅上质疑南多贞与权律是在演戏,南多贞的脑海里回想到了与慧珠谈话的内容,慧珠提醒她不能告诉任何一个朋友,必须在所有人面前假扮是权律的爱人,想回慧珠的叮嘱,南多贞立即与一个同事说话,声称权律就是她的男友。雨哲依然不相信南多贞的话,一次悄悄乘车跟踪权律与南多贞,权律发现有人跟踪立即命令司机加快车速,由于车速过快南多贞不时晃动身子撞到权律身上,好不容易甩掉了雨哲,权律下车提议南多贞一起去酒店。南多贞一听要去酒店,还以为权律想开房,情急之下劝说权律不要将戏演得太真,权律不听南多贞的劝告,带着南多贞来到一幢酒店里面向目标房间走去,南多贞惶恐不安不肯前进,最后被权律拖进了房间里面。一进房间南多贞以为权律要脱衣服跟她发生性关系,情急之下蹲在门边抱住身子发出惊叫声,待权律呼喊她,她慢慢抬头一看,发现屋中还有姜仁浩等人,南多贞才松了口气,意识到误会了权律。姜仁浩等人之所以在酒店与权律秘密会面,为的就是为即将到来的听证会活动做好准备,考虑到有人会向权律询问南多贞的身份背景以及个人喜好,慧珠等人专程让权律记下南多贞的喜好以及身份背景。与此同时,朴准基叮嘱手下人在听证会上向权律发难,故意指责权律不是一个优秀的父亲。让朴准基失望的是,听证会活动上权律表现优异,出色的回答获得了国民们的认可,南多贞就站在街头观看露天屏幕,屏幕下面站着许多人,人人都对权律的演讲极是赏识。  前任总理正式将总理委任书传给权律,待权律接过委任书,前任总理叮嘱权律应该结婚重组一个家庭。交接仪式完毕权律走出办公大楼,与姜仁浩等人见面,姜仁浩严肃的看着权律,命令保卫队护送权律回总理室。南多贞得知父亲昏倒被送到医院,情急之下来到医院发现父亲被床单盖住,看着父亲一动不动躺在床单下面,南多贞伸出颤抖的手拉开了床单,让她哭笑不得的是,父亲其实是在装死。南父睁开眼睛坐床上坐起来,笑眯眯地要求南多贞带权律拜见岳父,父女两人谈完话南多贞离开病房在过道上遇到了一名医生,医生忽然透露南父患上脑癌生即将不久于人世的消息,南多贞不听则已,一听之下来到街边喝酒买醉。待南多贞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警局里面,她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来到了警局里面,两个警察仔细观看了一下南多贞,立即认出她是总理的爱人。权律赶到警局将南多局带走,一路上南多贞想到了父亲患上绝症的事情,悲痛之下瘫倒地上抱着权律的双腿痛哭。